一江两岸隔离出崇明四千名留守儿童

发布日期:2021-09-17 18:25   来源:未知   阅读:

  这篇报道的源起来自崇明检察院的一个统计数据,他们对三年来办理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进行了统计,发现留守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占该院所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整体办案数量的一半左右。同时,近五年来,留守儿童犯罪人数一直在上升。

  说到留守儿童,大多数人对他们的第一印象一定是与外来务工人员联系在一起。可谁能想到,在上海,也有被留守儿童问题困扰的地方崇明。

  由于崇明受到独特的地理区位、生态岛建设定位等诸多限制,有大量富余劳动力进入上海市区打工,他们当中很多人将子女留在原地。据初步统计,崇明的留守儿童数量不会低于4000名。

  多年关注留守儿童的专家发现,留守儿童因常年和父母分离,大多会产生自卑、孤僻、交流障碍,甚至生活习惯不良、自控能力差以及厌学情绪严重等问题。为此,今年崇明团县委首次尝试举办了爱心暑托班。

  滔滔长江水把亲人隔开两岸,孩子们在这边,爸爸妈妈在那边。亲情的缺失、江对岸花花世界的诱惑当这些孩子孤单时,他们会想些什么呢?

  新卫村是崇明县新村乡六个行政村之一,地处新村乡的最东端,南与长征红星农场隔河相望,西临庙港延伸河道,北靠长江。新卫村的乡村公路,两边是高耸入云的白桦树,路上的车辆很少,显得有点寂寥。路的一边就是小君的家。

  小君今年11岁,上小学四年级,爸爸在新疆承包了工程,每年年末才会回来一次。妈妈是香格里拉大酒店的管理层,平时工作很忙,一两个月才能回家一次。甚至在大年夜,酒店只要一个电话过来,妈妈可能饭都没吃就要走了。小君从断奶后,就一直跟着岛上的爷爷奶奶生活。

  父母稳定的工作,让小君的生活条件相当优越。自家盖的小楼庭院深深,装修即使算不上气派,但整个格局颇为大气。由于父母常年不在家,整栋楼不少房间空置着,显得有些萧索。

  生活优渥的小君,长相干净清秀、乖巧,不爱说话但很爱笑。整个采访,小君都端端正正坐在一旁。

  在爷爷奶奶看来,澳门三合彩开奖结果记录!小君比其他同龄的男孩子都要懂事。小君的奶奶说:那天他放学回家发现爷爷不在,我说爷爷去医院看病了,小家伙硬是在家里哭了2个小时。他到哪里都很有礼貌,很守规矩。小孩子总会有点皮的,但小君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肆无忌惮。而且,孩子放在我们这里,爸爸妈妈都很放心。我很懂他的,他有什么心里话都会跟我说,是不是?爷爷说完转身看着小君。小君不说话,只是对爷爷的话微笑着点头回应。

  记者问小君想不想爸爸妈妈,奶奶抢着说:他不希望爸爸回来,说爸爸回来要管他。小君平时都是一个人在家里玩,从来不出去,家里的玩具加起来有5麻袋呢。

  之后,在记者的提议下,小君带记者来到他的卧室。还是刚才那些问题,只是爷爷奶奶不在身边,小君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记者问他有什么希望。小君沉默了几秒钟,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希望爸爸妈妈可以多陪我一会儿。

  平时有什么心里话会给爸爸妈妈打电线;不会的,打电话会耽误爸爸妈妈的工作。他们赚钱很辛苦。话音还未落,豆大的两颗泪珠已夺眶而出。小君低下头,再也不说线;物质上让孩子有了保障,精神上永远都是愧疚的

  4077公里,是上海到新疆的距离,空中飞行时间至少要5个小时。2010年,小君的爸爸离开上海,远赴新疆承包工程。记者拨通了小君爸爸的电话,想问问他在赚钱与陪儿子之间的取舍。

  小君爸爸:(第三次沉默)我知道,也很内疚。只能通过经济上来补偿吧。在外面赚钱,也是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这些钱,以后总归还是要给孩子的。

  接下去,小君的父亲向记者表示歉意。他说,此时正在开会,很多领导都等着,没有办法再接电线天以后,小君父亲主动给记者发来了一条很长的短信。

  我们是农村的,相关的保障都不如城市,作为一家之主,必须要承担起经济的重担。一个人在新疆的时候,最爱看的节目就是《变形记》和《爸爸去哪儿》。如果说到幸福,要从两个方面来看,挣到钱了,家里人的衣食住行、医疗都有了保障,我觉得自己尽到了责任。但是精神上永远是愧疚的,对父母、对爱人,对孩子。我也担心儿子会变成《变形记》里面的坏孩子,所以,我无论在哪里,每天都要打两个电话,有时候想他们甚至会打五六个电话。也许我的选择是错误的,但人的一生总不可能十全十美,这就是人生的无奈之处。

  早上7点半,11岁的小嘉已经起床跑下楼吃早饭。放暑假了为何还着急着早早起床?原来小家伙虽然不读书,却说有很多事要做。

  小嘉的父母已离异,他三岁起就跟着爸爸过。然而爸爸在上海市区开出租车,小嘉只好由爷爷奶奶来照顾。奶奶性格开朗,小嘉或许受到奶奶的影响,也是个性格开朗的孩子。

  吃完早饭小嘉就忙开了。先是看电视,一个个频道来回切换,看得津津有味。他最爱看《爱情公寓》,喜欢里面的主角关谷。如果电视上没有好看的,他就看iPad。可以上优酷网,上面有很多好看的。

  看了一个多小时电视,小嘉决定去外面溜一圈。上午10点,他拿上上网卡,约上邻家的五个男孩到村里的网络中心上网。

  村里的网络中心上网是免费的,小孩子每人每天有3小时的上网时间,这也是孩子们必去的乐园。我最爱玩的游戏是创世兵魂,还有奥拉星。大家一起打,可有趣了。

  中午,虽然奶奶做了一桌子的菜,但小嘉却吃得很少。奶奶说小嘉从小就不爱吃饭,所以非常瘦,11岁的孩子只有22公斤。

  午餐后小嘉不睡觉,继续找乐子。他约了邻家的孩子捉迷藏、摸瞎子,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

  晚上睡觉前,记者又问:想不想爸爸?孩子点点头。想要他回来吗?孩子摇摇头。想要爸爸在上海赚钱,还是想要爸爸回来陪你?孩子说要爸爸在上海赚钱。他还说长大后也要去上海市区赚钱。

  小嘉爸爸暑假把儿子接过来一个月,发现他喜欢打游戏、吃零食,想纠正也纠正不过来了

  小嘉的爸爸2009年从崇明来到市区,是上海市区3.5万名崇明出租车司机中的一员。

  小嘉爸爸:也有想过,但如果只是单纯的留在身边,不能为儿子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又有什么用?单靠种地的收入,可想而知日子会有多难过。

  小嘉爸爸:六七千吧。在这边每个月的生活开销至少要4000元,为了能够有结余给儿子,只能没日没夜开车。

  小嘉爸爸:交班之后回到房子里肯定是倒头就睡,没有精力再回崇明。回崇明的交通成本也不低,最多能做到1个月回家一次。

  小嘉爸爸:这次放暑假,把儿子接到上海来玩了一个月,发现他喜欢打游戏、吃零食,想纠正也纠正不过来了,这些毛病肯定是隔代抚养太宠爱。

  上小学三年级的小霞成绩保持在班级的前三名,最好的科目是英语。但即使是班中的佼佼者,小霞上课也从来不会主动举手回答问题,理由是我不敢,我害怕。

  小霞的父母6年前离异,小霞与75岁的奶奶两人住在崇明新浜村。她爸去对岸的上海做保安,拼命加班赚钱,有事了才回来。妈妈在崇明南门上班,再婚了,两个月来看她一次,买点牛奶、衣服,吃顿饭就走了。看着孙女小霞,奶奶很是心疼。幸好有两个姑妈照顾,还能每天送她上学,单程要6公里。

  在奶奶看来,小霞是个懂事的孩子,很早就会帮奶奶干家务。然而在采访中,每当记者试图拉近和小霞的距离,和她闲聊一些什么时,从小霞纯净的眼神中,却看不到一丝沟通的欲望。相反,她十分胆怯、沉闷,甚至是表情漠然。

  每一次记者抛出话题,小霞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偶尔有了回应,也是用极轻的声音,和最简单的用词给出是与不是,会与不会的答案,然后就埋着头专心看起手上的《小学生作文》。

  平时爸爸妈妈来看你,会和爸爸妈妈做些什么呢?

  一个多小时的闲聊,小霞几乎都是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那本作文书看。记者瞟了一眼书上的内容,题目是《我最难过的事》和《我遇到的一次困难》,这似乎映照了小霞当下的心情。

  临走前,记者问小霞:你最喜欢的人是谁?小霞沉默了片刻,说:不知道。没想好。

  小霞爸爸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霞是个懂事的孩子,让她早点学会自立

  记者找到了小霞做保安的父亲,对于自己常年不在女儿身边照顾,小霞的父亲却相当坦然。

  小霞爸爸:常言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霞是个懂事的孩子。让她早点学会自立,我们小时候也都是这样过来的。

  小霞爸爸:孩子有奶奶带着,我很放心。奶奶带得挺好的,我哥哥的几个孩子也都是我妈带的。她是刚解放时的高中生,辅导孩子功课没问题。

  王菁:崇明县位于长江入海口,受地理位置、交通因素、生态岛建设等因素影响,是上海大都市中经济还欠发达的农业县。崇明县主要以农业为主,现在刚开始发展生态旅游业,没有大规模的工厂企业,无法提供更多的岗位。

  为了改善当地人的生活条件,作为政府部门来说,是支持富余劳动力特别是农村青年外出打工的。这些外出打工的父母不能将孩子带在身边,形成了一批留守儿童,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的留守儿童最多。

  新闻晨报:上海长江隧桥作为一条上海市区到崇明的陆路通道,贯通后交通应该有了很大的改善,在我们眼里,到崇明很方便。

  王菁:偶尔来一次应该是挺方便。但如果要让务工者每天往返,不仅精力不济,经济上也难以承受。崇明的地理位置是东西走向。长江隧桥在崇明本岛的最东面,从市区过来到达最东面,肯定还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到家。如果自己开车,隧桥的单次通行费就要50元。而公共交通无论是公交车还是轮渡,单次也至少在30元左右。外出务工者一般都是普通劳动者,这个交通成本,他们不得不算。

  王菁:截至2013年12月,中小学义务教育阶段共有4159名留守儿童,占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总数的13%。

  王菁:未成年人关怀工作,我们一直在做。但之前都比较琐碎。直到2000年初,崇明县检察院发现同一时间出现了两个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例。经过调查发现,这两起未成年人案件,当事人都是留守儿童。这两件案子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重视。

  2012年成立了未成年人教育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同年10月,制定了《关于对留守儿童关爱和保护的工作目标与任务分解》。

  王菁:各部门都要发挥优势,形成合力推进。比如教育局开发建设一个平台、四大项目。崇明县中小学生教育保护系统平台,实现了全县范围内留守儿童等特殊家庭未成年学生教育管理的信息共享。另外,教育局与港西镇、陈家镇联手启动局镇合作,文化引领项目,通过丰富多彩的亲子互动、家校互动、社校互动情暖留守儿童等。

  其次是发挥县妇联乡情人脉优势。2011年11月,指导港西镇北双村率先成立了小英工作站,开展以留守儿童为主的特殊家庭未成年人教育保护工作。2013年,县妇联又利用村(居)妇女之家阵地,在12个乡镇14个村(居)建立留守儿童关怀工作示范点。同时,设立了关爱留守儿童专项基金。

  第三是发挥共青团实践体验优势。团县委、县少工委积极号召、协调学校、社工站人员,组织开展关爱留守儿童的系列活动,主要从学业辅导、生活关怀、心理疏导、亲情滋润、人文关怀等多方位呵护留守儿童健康成长。这些工作我们都将持续不断地坚持下去。

  邢光英:整个崇明地区犯罪率很低。据统计,崇明的刑事案件数量是全上海市最低的,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案件也不例外,每年20件左右。

  但比较突出的是留守未成年人的犯罪比例较高,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有一半左右是留守未成年人实施的。同时,留守未成年人成为刑事案件被害人的现象也日益突出,由于留守未成年人身心发育、智力发育尚未成熟,隔代监护不力,很容易在成长的道路上走偏。

  邢光英:可归结为四类:一是教育因素。学校大多没有设置关于法律与心理辅导的相关课程,难以排解他们遇到的困难,导致问题学生渐渐出现。

  二是家庭因素,留守儿童的父母往往将电话沟通变成主要的沟通方式,容易忽视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心理需求与疑惑,因难以发现问题,最终导致恶性结果的发生。

  三是社会因素,城市中的灯红酒绿无形中诱惑着留守儿童,他们一方面向往着城市的娱乐生活,一方面又被束缚在农村这样简单的环境里。两者的落差使他们极易拉帮结伙形成具有相同生活背景的小团体。

  四是心理因素,留守儿童因为其特殊性造成其心理需求得不到满足,一旦身边存在刺激性诱因,比如色情与暴力信息,则很容易使他们为了释放压力寻求快感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上一篇:庭院设计生活化的艺术空间
下一篇:高温老化房市场将越来越激烈
网站首页 | 法律在线 | 健康新闻 | 热透新闻 | 旅游新闻 | 教育新闻 | 星声星语 | 社会文化 | 历史咨询 | 军事新闻 | 大咖名流

Power by DedeCms